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 txt-第一百三十三章她沒腦子纔信你看書

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
小說推薦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穿书后,大师姐她手撕绿茶女主
落青玄冷哼了一声,气呼呼的从垫子上站了起来,与其说是站了起来,倒不如说是弹了起来,硬生生挤到二人的中间不爽的撇了撇嘴,看着叶楚河道:”你这个臭小子还不滚开,别挡路了。”
“滚开?”
叶楚河有些疑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,他不禁笑道:”这位落公子真是有趣,我为什么要滚开?”
落青玄冷哼一声,有些嫌弃的扫了一眼叶楚河:“你这问的乱七八糟的话,肯定就是来打探消息的!还妄想用美男计对吧?!”
娶个皇后不争宠 小说
江清婉看着落青玄这么咄咄逼人的样子,顿时皱起了秀眉,有些不悦的瞪了落青玄一眼。
落青玄看到江清婉瞪自己,顿时也不乐意了,看到叶楚河在旁边一直盯着江清婉猛瞧,顿时又有些醋意大发了起来。
“看什么看?!也就是她没有脑子所以才会相信你!”
落青玄看着叶楚河凶神恶煞的吼道,转过头一把拉起江清婉的手臂道:”我们走!这里没有好地方休息,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!他就是来骗你的!”
“放开!”
江清婉皱眉甩了甩手臂,想要挣脱落青玄的束缚,但是却发现这个家伙抓的实在太紧了,根本挣脱不掉。
“你抓疼我了!”江清婉有些愤怒的喊道。
落青玄听到江清婉的话愣了一下,随即松开了手掌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”对不起!我没注意力道!…但是你跟我走不行吗?”
江清婉揉了揉被弄红的手腕,实在是没有弄明白落青玄这到底是在抽什么风?
这么多人面前让人家弄得下不来台,不过就是跟别人走丢了过来问问路罢了,这荒山野岭的一个人害怕不是很正常吗?
何必又要把别人丢下一个人呢?一起找到他的队友自然也就会分开了。
即便落青玄平日里面是幼稚了一些,孩子气了一些,可是今日这事实在是有些过火了!
江清婉也决定这次绝不再纵容落青玄,坚定的站在原地,不肯离开半步。
“你……”落青玄有些愤怒的看着江清婉,心里十分委屈,心里就像是刀割一样,这是第一次落青玄感受到了一种挫败感。
落青玄眼眸低垂,一丝阴霾浮现在眼眸中,他有些颓丧的靠在树干上,有气无力的道:”算了,你们走吧,我自己走!”
落青玄嘴唇倔强的抿成了一条线,他低下头,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草茎,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,眼底一片黯然失落之色。
落青玄将草茎塞进了袖中,转身朝着远处而去,脚下的步伐有些凌乱,似乎很失望,似乎有些伤心的走了。
“喂,你怎么走了?你……你没事吧?!”
江清婉有些担忧的看着落青玄离开的背影有些焦急的叫道。
落青玄却没有回应江清婉,依旧自顾自的往前面走去,他走的有些失魂落魄,有些茫然无助。
“哎!”
江清婉叹了一口气,看着落青玄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不忍心,想要追过去劝慰一番,但是一想起刚才的情景,江清婉又有些犹豫,她有些矛盾,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行。
安星竹左看右看,看着落青玄那孤独而失望的背影,心里面也有些不好受。
“唉!我不放心我男神,我去看看他!”
安星竹叹了一口气,说完转身朝着落青玄的方向跑去。
江清婉僵硬在原地,不知怎么的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了几下,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在蔓延,她不知道那种感觉代表着什么,只是隐隐有些担忧。
重生之农家小悍妇
叶楚河一看落青玄走了,有些惊讶,他不解的看了一眼江清婉,有些诧异的问道:”江姑娘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江清婉看了看落青玄离去的方向,轻轻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”不去了!”
“好吧!”叶楚河点了点头,眼底闪过一丝得意。
晚舟虽然感觉事情有些不对,但是也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,走到了江清婉身旁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“大师姐,或许他只是耍耍脾气罢了,一会儿就会回来的。”
江清婉此时也有些下不来台,也不好意思说出担心他的话,只是嘴硬的说着:“他不一直都这么幼稚吗?希望从这次之后他能成熟一点…”
晚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,余光却扫见不远处的树后一个身影闪过,再仔细一看时,却什么也没有。
江清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一样,走到了安星羽的身旁问道:“对了,星竹认不认识路啊?他不认识路的,别到时候他们两个人走丢了。”
“哦,这个…”安星羽挠了挠头:”我也不太清楚,毕竟从小到大都是我跟在他的身后擦屁股….”
江清婉闻言担忧的道:”那…怎么办啊?”
“这样吧,要不这样吧,我去看看吧,刚好他们两个人也没走远。”安星羽建议道。
“万一你要是找不到他们两个,到时候要是遇见了赤焰飞狼那就麻烦了….”
安星羽拍了拍胸脯,很是自信的道:”清婉师姐你放心吧,我们双胞胎都有心灵感应的,他走哪我都知道的,我保证能够带着他们两个人回来!”
江清婉闻言也只得同意了,她点了点头。
“嗯,你自己小心一些,要是有什么危险你记得立刻逃跑!”
江清婉叮嘱道。
“放心吧!”安星羽保证道。
儒家妖妖 小說
“嗯。”江清婉点了点头。
随后安星羽朝着叶楚河他们两个人消失的方向赶去。
晚舟看着安星羽的背影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喊了一声:“他俩刚才走的是左边,你走右边是不是走错了啊?”
安星羽脚下顿了顿,尴尬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又朝着左边走去。
江清婉表情扭曲在一起,这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可真太心灵感应了!
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,叶楚河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清婉,又看了看三个人离去的方向,眼睛眯了眯,眼神闪烁,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暗涌。